王婉琬

cp互逆什么的不存在,只爱自圈的东西。

[第五人格]冤家的日常1(杰佣)

可能微园医。
本篇为暑假作文(作业)《身旁的熟人》(标题)有感而发所完成,所以为校园文。
注:喜剧向。大多数人(除黄衣之主、厂长、“魔术师”瑟维勒罗伊、“冒险家”库特外)为15~17岁的学生。
且本章有大量拟声词(高能),请尽情发挥想象。
(。・ω・。)ノ♡

————————————————————————————————————————————————————————————

        奈布和杰克是一对欢喜冤家,当然在旁观者眼中,他们的关系那就不是“冤家”那么简单了。俗话说的好“打是亲,骂是爱,爱的不行用脚踹。”对于他们之间的日常互怼,大家只能说是喜闻乐见。

        在这个问题儿童学校……不,是问题儿童集中营中,什么人都有,但是,他们俩依然是个奇葩。

        奈布,一个佣兵家出身的小子,看起来瘦瘦弱弱,可他的爆发力是惊人的,比如瞬间冲上一段距离那都是小事。而杰克,天晓得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毕竟,不管在哪一米九的个子也不常见,而且他的腿又细又长,深受女生们的嫉妒(喜爱)。

        八字不合,来自生物黄衣之主老师的中肯评价(并不)。“高,仰,烦。”奈布这么评价杰克的,(“哦,他是说杰克长的太高,仰着头很烦。”同样话少的“空军”玛尔塔友情翻译。)但是,这也并不代表他们的矛盾就是因此而起,最多只能说明他们不会主动去了解对方。

        而他们真正怼上,是因为一件破事。

        橄榄球,这种暴力冲撞的娱乐项目是最受男生们喜爱的,当然在集中营里,女生们可不会顾忌什么,所以她们也会参加,而这一次奈布和杰克没有分到一组。

       “杰克,接住!”“白无常”把球扔向杰克,杰克伸手去接,忽然跑来的奈布纵身一跃,横刀夺过了球。
    
        一旦在赛场或一些项目中奈布便会点亮他的被动技能“皮”。

       “哈哈哈,连这个都接不到。”飞快跑走的奈布最后也不忘嘲笑一番,跑了半个场都还没有碰到球的杰克顿时无明火四起。

       “给我站住!”迈卡他的大长腿开始追击。“想的美!”佣兵头也不回的跑着,这时和杰克一队的众人对奈布开始了围攻。

       “想抓住我?No door!就你们这点能耐?略略略。”奈布开起了嘲讽模式。“兄弟们上,我就不信了,还抓不住他!”裘克喊到,他这一喊让所有人都燃气了雄心壮志。
    
         “哈哈哈,怎——么——可——能——嘛——!”每说出一个字,他就灵活的躲过一个对手的攻击,突破重围,一哄而上的众人也如他所愿的撞到了一起,而刚站稳脚跟的他还不忘向对手们比一个挑判的手势,然后大笑着扬长而去。

       “你皮,你皮,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裘克挣扎的从地上爬起,刚刚班恩头上的发饰将他撞的生疼。班恩也不好受,因为裘克的冲力,向后一倒,一屁股压住了跑来帮忙的“黑无常”,意料之中的一声惨叫,而追来的杰克因为“黑无常”压住时伸出来的脚绊倒了,来了一个用脸刹地。
       
        “你死定了!”他们同时怒吼到。

         与此同时,在远方,一群吃瓜群众正朝着这边观望……没错,正是奈布的队友们。一旁的克利切慢慢缩回准备去帮奈布的脚并默默退回到众人之间。

        “啊!这仇恨值拉的,妙啊!”克利切称赞到。

        “切,别以为谁都像你。”艾玛不着痕迹的拉过艾米丽。
  
        “唉,就让奈布去溜圈吧!我可不想把这仇恨值拉到我身上,你们呢?要去帮忙吗?”艾米丽转过头问道。

        “不去。”众人难得的一致。

        再来看看奈布这边,奈布又躲过一个“蜘蛛”瓦尔莱塔打来的线团,没错就是线团,你不能阻止一个热爱织布的小姐不随身带着线……或针。

        本来作为化学老师的里奥耐不住游戏(和女儿玩)的诱惑,充当了守门员。他一个闪身来带奈布跟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啧。”奈布一个横转来了个冲刺,想绕过去。

        而事实证明,没找对方向盲撞是不行的,奈布和杰克撞了个满怀。如此好的机会,就算再蠢的人也不会放过,杰克给奈布来了个环抱,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放开我!混蛋!”奈布挣扎着,但却不忘将怀中的橄榄球抱紧,而杰克感受到怀中人挣扎后,抱的更紧了,一时间形成了“人抱人抱球”的诡异局面。

        对了,向问题儿童集中营这种地方,游戏规则?裁判?有就有鬼了。

       

        “可恶。”奈布一咬牙,向后使劲一退,希望接着冲力,挣脱杰克的熊抱,但他还是低估了对他怀抱力度……

         因为奈布这猛地这一下,瞬间让杰克有些重心不稳,于是,两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摔在地上的同时又被一个庞然大物压着的感觉可不好,奈布“嗯”的闷哼了一声。刚刚摔向地面的杰克因为抱着奈布的缘故,手肘磕到了地上只顾着疼了,也没注意到奈布的声音。

          但是,周围围过来的人就不同了,他们(她们)十分默契的停下脚步,不管是哪边阵营的。

         “我没听错吧?”一旁观战的美智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没有,百分百没听错,唉。”艾米丽撑住了头,回想起每次给皮皮奈因为出去皮皮断腿回来让她疗伤的事……唉,现在回想起那个声音……洗脑,天啊!要不是治疗室的隔音还不错,不然真不知道怎么给艾玛解释,而且听到那“销魂”的声音,完全不能集中精力好好完成治疗,有时因为分神弄疼了他,就会来上一段“嗯,嗯……啊……疼……轻点……啊,疼疼疼……”

         绝对要疯啊!不行,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奈布怕疼还会乱叫的事,唉,对不起,杰克同学。“我有个提议,咱们先休战吧,为什么?友情提示高能很快就会出现,而我只想默默看戏。”艾米丽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能有什么高能,不就是抢个……”班恩还没说完。

      “啊啊啊!嗯……”

       “……球。”

       “……”

       “我懂你意思了,艾米丽同学。”

       让我们看向这边奋力挣扎(抱紧)的两位,奈布此时左手护住球,右手去撑杰克的脸,而此时杰克已经跨坐在奈布身上,不管奈布如何扭腰想要挣脱束缚,但都没用,毕竟两个人都很努力。杰克这时一把抓过奈布从背后倒踢过来的腿,把它压向一边。

         忽然被束缚住腿,这让奈布很不舒服,从来没意识到自己声音有奇怪之处的奈布,很“自然”的把声音放了出来……“嗯,啊……放…啊放开……把你那大猪蹄子拿开!啊……啊嗯……哈哈(喘气声)……放开。”

         感受到身下人的挣扎,杰克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满足感,当然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呵呵,让我放了你?让我想想之前某人是怎么说的,对了,no door。”因为有体积的优势,杰克把奈布按在自己脸上也抓住,将它压在了奈布头顶,而身体也自然往前倾,现在奈布和杰克脸的距离,已经不足10cm了。

           “来来,下注了,是奈布会成功挣脱呢?还是杰克会一直牵制住奈布呢?”体育老师瑟维勒罗伊永远是个反面教材,但这一套,这里的学生都很受用。

         “克利切不赌,没钱。哎,艾玛小姐,你……你觉得这一幕像什么啊?”

         “切,狗男男。”艾玛头回没拒绝回答克利切的问题,同时摸了摸自己的工具箱,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型相机。

         “???”

         “哦,艾玛她说这是大型野外围观PLAY。”艾米丽说。

         “哦,克利切知道了,但是艾米丽同学,你拿录音笔干嘛?”

         “这个?呵呵,不可说不可说。”

         “天啊!谁去作个死,按头啊!”瓦尔莱塔已经兴奋的跳起来,“又可以做CP手办了。”

         “认输吧,奈布,认输的话,我可以让你好受点。”

         “想都别想,大猪蹄子,嗯……你,哈(喘气声)……你放开,啊啊……嗯嗯呃……叫你放手啊!”

         “嘿嘿嘿,你喊破嗓子也没有人来帮你的,尽情的喊吧,哈哈,你越喊我越兴奋。”

         “论两直男在一起的可怕之处,瞧瞧,这糟糕的台词,艾米丽,有坑了没。” “瞬间脑补一万字,回去就可以出本了,早就想写奈布受了,嘿嘿嘿。” “我也是,这照片和录音不知可以敲他们多少笔啊,对了,艾米丽,想来点刺激的不。” “求之不得。”

         “喂,那边的,叫杰克的,告诉你,奈布怕痒!”

         !!!

         “哟,佣兵同学,没想到啊。”杰克看了艾玛一眼,然后有回过头来看向奈布,露出一个让奈布毛骨悚然的微笑,虽然是普通的微笑但怎么就这么不怀好意呢!

         “哦,她骗你的,别信,谁信谁是猪。”

         “那好,我不信,反正试验品就在这儿,我试试就知道了,不是吗。”

          “拿拿拿……拿开你的蹄子,住手……我说住手啊?啊啊啊,混蛋……哈啊,停下来……哈哈啊,艾玛你个猪队友,我记住你了……哈哈哈啊,不对,你们这群吃瓜的……哈哈哈呵,你们给我记着!救命啊!这儿有个变态啊!哈哈啊……停下来……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啊,停停停……哈哈哈哈哈哈,have anybody here?help me!哈哈哈哈哈……who can 阻止这家伙,你你…你让我缓缓,停下啊!嗯,不要碰那里……你…你混蛋!”

          “我混蛋?哦,我知道了,我是混蛋,混蛋的话,就更不能放人了,本来想放了你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哈哈哈,好好好,你不是混蛋,放了我,不要再闹了,哈啊,没力气了……”

         橄榄球早就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但是在场所有人已经不在乎这个了。

         这时杰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反而将奈布的双手按到头顶,一只手钳住双手,另一只从奈布腰下穿过。几乎快没力气的奈布看到杰克停下手中的动作,也放开紧绷的身体,酥软了下来。抱上去没有僵硬的肌肉感,反而软软的很有手感,开玩笑似地在腰间捏了几把,感觉身体又再次僵硬,心里谈了口气,头低下,在奈布耳边吹了一口气,很明显的感觉身下的人打了一个寒战。然后再耳边用可以苏死人的语气说:“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这样,你要是挣脱了,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奈布扭过头,杰克将自己压在身下的感觉让他很不自在,刚刚杰克在他耳旁吹风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说话要算话。”

       “没问题。”

        因为双手束在头顶,又被压着,腰部因为刚刚的事使不上力,于是……

        杰克惊讶的看着奈布将之前已经解开束缚的腿搭在了他肩上然后腰部用力向上使劲扭着,这也使他们的腿是交叉而过的,而奈布用力的挣扎,导致了他们的某个地方必然会挨到一起,杰克被摩擦的……挺难受的,可自身没有意识到。奈布?他也没多想,那一开始没感觉之后却搁的慌的是什么。

        被二人转的两个人遗忘的众人这边,已经进入沸腾状态。

        “艾米丽,你流鼻血了!糟了,止不住,拜托,这种事你还少见了?医疗包呢?”

        “噢,亲爱的艾玛,我没事,来扶我起来,我还能接着……”

        “嗯嗯,啊哦……嗯……啊…嗯……”(奈布奋力折腾的声音。)

        “……看……”

        “啊!艾米丽!撑住啊!医疗包到底怎么用啊啊啊!起来啊艾米丽!医好自己才能接着看啊!”

         “医者……不自医。”

         “艾米丽!艾米丽在吗?美智子同学激动的昏迷了!你有药吗?”瓦尔莱塔跑过来说。

       “没有,现在艾米丽不能医疗别人。”所以你给我滚啊!别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艾玛说。

        “好吧,艾米丽要好好休息哦。”目送瓦尔莱塔离开,艾玛再次扶起艾米丽,“好了,我知道你没事,赶快坐起来看戏了啊。”

        杰克发誓他绝对是直的,就在三十秒前……看着奈布在身下扭动的“诱人”身姿,把他抱回寝室压在床上的念头一闪而过。而且……感觉还不赖!?

        “啊……嗯哈……哈(喘气)……嗯……”杰克把目光放在身下人的脸上,奈布因为挣扎再被挠痒痒到再次挣扎,此时脸上已经有了些不自然的红晕。奈布此时也停下来,他突然发现杰克的眼神开始不对劲,就像饿狼见到猎物一样。经过长时间的挣扎,奈布已经掌握了挣脱的技巧,杰克其实力气很大但突破点还是很容易找到,于是,在杰克还在纳闷奈布为什么突然安静时的分神,奈布猛地推开了杰克爬了起来,并马上拉开了距离。

       “看来你还是很有力嘛。” “哼,只要我想,我可以和你耗上一整天。当然,我要在上面。”

        杰克又盯着奈布看了一会儿,起身,绅士般的拍了拍灰尘,“随便你,小奶布,如果你做的到的话,再见。”走时还不忘来一个飞吻,然后转身就走。
        
        “可恶。”奈布又再次来了个冲刺,一头撞在杰克的背后……然后跑了。剩下杰克再次来了个平地摔,一瞬间,原本脑海里还想入非非的杰克瞬间被摔醒,揉揉自己的背,费力的爬起来。“奈布……你给我等着。”

        之后这件事就告一段落……才怪!瞬间杰佣大法好的口号响彻校园。但是两位当事人却都不知道……



————————————————————————————————————————————————————————————
小剧场:

裘克:杰克,你觉得奈布怎么样?

杰克:(斜眼看)我们天天互怼你没看出来吗!?

裘克:这有什么,不就是开玩笑吗?(打情骂俏吗?)

杰克:你确定?早上的早餐里他在我汤里加了一大勺盐,我还没发现,一口闷。中午,在厨师不注意时在炒饭了加了小米辣,我差点辣死。晚饭终于没动作了,我刚吃完,他就拿了个玩具蟑螂直接扔我脸上,吓得我饭盘都摔飞了……喂,你在听吗?

裘克(收起笔和笔记本):听着呢!他怎么可以这样呢!太过分了,过来,兄弟我来给你出主意,我告诉你,你要这样……再这样……

————————————————————————————————————————————————————————————

啊啊啊啊,终于放假了(๑>؂<๑)!
入了第五人格的圈出不来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8)